请给我时间

 

[周黄]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(并不知道叫什么)

    房间内一片漆黑,黑暗中传来了金属碰撞的声音,一名男子依靠在墙角,艰难地挪动身体,换了一个靠坐的姿势。这几声撞击在这毫无声息的暗室中显得异常恐怖和刺耳。房间里没有任何光线,除了每天定时送饭时从门下小窗中射进的一点点光之外,就再也没有任何光亮了,也没有半点声响。在这里,分不清时间,也感觉不到任何时光的流逝。但是凭借着投食的次数,男子判断出这大概是第十四天了。虽说是投食,但也只是一些勉强能维持生命的稀粥。敌人十分精明,从被抓到现在,他没有见过任何人,周围也没有任何声响,敌人是想把他养在这里,慢慢耗尽他的体力,磨去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这的确十分难熬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几天,他以为会有人突然破门而入,把它架出去严刑拷打。所以他一直保持着警觉,因为押送的过程中也许就是逃跑的最佳时机。但是很久很久,围绕着他的依旧是黑暗,无声的黑暗。再后来的几天,他慢慢开始焦虑和烦躁,这种内心深处的空虚与恐惧就像一张网,从体内延伸而出,死死地把他缠在其中,吞噬着他。他觉得自己仿佛沉入了墨汁里,周围的暗争先恐后地灌入他的鼻子!耳朵!眼!嘴!慢慢地在他体内凝固,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。他开始挣扎,想要挣脱束缚自己的镣铐,挣脱这无边的静寂和黑暗,但手脚都被血肉模糊了,依然是徒劳。他甚至开始自残,用头撞墙来维持知觉、理智,驱散这份难耐的寂寞和恐惧。之后,身体开始日渐虚弱,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。他常常意识涣散,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,自己之前的人生是否都是自己脑子里的幻像。唯一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就是送饭时一闪而过的光亮,不过时间之短,简直让人觉得不真实。他晕睡的时间越来越多,不过也幸亏如此,减少了他清醒时那不断侵蚀着他的痛苦。他蜷缩起身体,意识再度模糊。他的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巨响,接着是土石砸在地面上的顿鸣,伴随着喊杀声,尖叫声,哭声,呼救声,脚步声,车轮轧过地面的声音,建筑物在烈焰中的爆鸣声,各种混乱的声响揉成一团,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。之后一个声音盖住了一切的声响,清晰地在他耳边响起,那是刀剑相撞发出的刺耳尖鸣,以及血肉被利器划开的奇怪撕裂声。

    忽然,他感到整个世界开始剧烈地旋转,脑后似乎有湿热粘稠的触感。就在他感觉自己正在疯狂下坠,马上就要被黑暗吞噬之时,手心一热,手,突然被人拉住了。就在他挣扎着半张开眼睛的一瞬,他看到了他今生都要为之献出生命之人:银白的军服在月光下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,又被周围的火光染上了一层暖红,此人有着金色的头发,发丝下那乌亮的眸子流光溢彩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居然梦到了之前的事情,男子摇摇头想要赶走这炫目的幻象,但是怎么也无法消除这刺的人难受的眩目感。他艰难地睁开眼睛,眼前一瞬间的失明。他才发现这并非梦境,而是有人正用光照着自己。眼睛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男子举起一只手遮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这么多天来听到的第一个人声,不免有些留恋。接着,他感到光源被固定在了他的正上方,他听到刚才说话那人的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。接着一切又回归寂静。

    他的心跳有些快,比起完全的黑暗,这种只有自己被完全暴露在光线下的感觉更加恐怖。自己的每一根汗毛都是如此清晰,而敌人在哪里,有多少,带着什么武器,完全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“荒火在哪里?”黑暗中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男音,富有磁性却异常冰冷。男子还未完全适应黑暗,只能凭借声音判断声源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轮回国首领麾下最有名的两位大将其中之一的荒火?”

    “正是,看来,你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几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一定是轮回国的人吧,那这里一定就是轮回咯。你们劳师动众地把我带到这里来,看来是怀疑我们蓝雨与荒火将军的失踪有关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依旧冰冷的语调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几声放肆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轮回什么时候也开始用这种绑架逼问的手段了?” 

    “荒火,对我们很重要。”还是冰冷。

    “那我告诉你!我对蓝雨也很重要!发现我消失这几天,那位大人不可能不采取行动,我不希望轮回和蓝雨之间的和平被这种为可否的事情所破坏,我想一枪穿云大人一定也是这么想的。而且蓝雨跟本就没有带走荒火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蓝雨以水系魔法著称,而轮回在这个世代居然出现了操控火系魔法的降生者,这对你们是很大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你也太小看我们蓝雨了,就算再多几个荒火,对蓝雨来说也不足为惧。你们有大将我们就没有吗?号称灭神的诅咒的那位大人,之前可是让你们的碎霜将军吃了过苦头的。更何况还有我呢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一声轻哼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噼啪,空气中传来了一阵阵貌似是地面开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男子本能地往四周看去,虽然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。但是很快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他感觉到室内的温度正在以可以感知的速度骤降,并且很快这种现象的元凶就显出了原形。一条透明的冰带从黑暗中飞快地延伸,很快就进入了这唯一被照亮的区域,把他周围的地面完全冻住了,一股瘆人的寒意从下方侵袭而来。他握紧拳头,不让自己表现出半点畏寒的迹象。接着,他听到那个人缓慢的脚步声,哒,哒,哒,似乎是在悠闲地散步,又仿佛是想再欣赏一下他隐忍的表情。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他看到了那个人一丝不苟的灰色军装,胸前是一排闪亮的军章,借着此处的亮闪着光。接着那个人蹲下了身子,那是一张极好看的脸,暗蓝色带些紫光的长发披在肩膀上,一双冰蓝的眸子仿佛可以冷冻一切,凤眼剑眉,高鼻梁薄嘴唇,白皙的皮肤,高挑匀称的身材,特别是那一双长腿。是的,轮回上下的一个特点就是帅,特别是以统帅一枪穿云为最。但是这种美貌并不是花瓶,而是坐拥了绝对实力之后的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蹲下来,轻挑了一下眉,伸出细长的手指夹住男子的下巴,毫不掩饰脸上嘲讽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?呵呵。你觉得你现在,还能保护蓝雨保护你的那位大人吗?你说呢,夜雨声烦的利剑——冰雨?”


    

  


评论(10)
热度(36)
Top

© 不求甚解 | Powered by LOFTER